南京绿林国际酒店欢迎您!

苏宁易购或将易主 张近东年初称要“轻装上阵,

时间:2021-03-04 10:03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艳艳

  张近东今年年初曾表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如今,苏宁易购拟向基础设施企业转让两成股份,加速融资回血。

  2月25日早间,深交所发布公告称,苏宁易购(002024.SZ)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于2021年2月25日开市起临时停牌。这距离2020年11月,苏宁易购否认“电商业务出售”的相关传闻,还不到三个月。

  25日午间,苏宁易购也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张近东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电器”)通知,其拟筹划本公司股份转让事宜,预计转让比例20%~25%,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等行业,预计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化。

  苏宁易购最新股权结构显示,苏宁创始人张近东持股20.96%、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持股19.99%、苏宁电器持股16.8%、苏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98%。按照2月24日收盘价7元/股测算,此次转让比例20%~25%,接盘方需支付对价130.34亿~162.93亿元。

  截至停牌前的一个交易日,苏宁易购总市值为651.7亿元。若张近东此次转让比例达到20%~25%,张近东将失去苏宁易购实控人的身份。不过亦有行业人士推断,苏宁易购是“苏宁系”零售主业核心公司,张近东不可能完全放弃,但不排除“以退为进”,避免债务危机全面爆发。

  截至发稿,苏宁易购未披露关于新控股方的更多信息。苏宁控股集团官方层面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涉及重大事项,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都确认好了,会第一时间公告。”

  有媒体报道称,南京国资将最有可能成为苏宁易购的新控股方,并牵头商谈苏宁债务重整方案。接手苏宁股权的投资方,可能还包括江苏交通、江苏国信以及南京新工等。

  自2020年8月起,苏宁易购的股东不断质押股权。截至目前,累计有10.97亿元注册资本处于质押状态,占总注册资本92.97%。多次股权质押,引发了市场、舆论对其债务问题、资金链断裂的担忧。

  “零售是苏宁的创业之本。”2月19日,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在新春团拜会上提出,要坚定聚焦零售发展,自上而下地聚焦主航道、主战场,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谁会接手“苏宁易购”?

  摄影:曾靖

  “我也是今天看新闻才知道的。”一位在苏宁易购某区域公司供职多年的中层员工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接盘方”的相关信息,公司内部还没有文件通知。目前传统行业整体压力比较大,但他对公司的经营仍有信心,“苏宁资金周转暂时有点压力,后续肯定会恢复正常的。”

  苏宁易购在公告中表示,根据拟转让股份比例,预计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化。但前述事项的具体交易方案尚在筹划中,尚需取得有权部门的批准,存在不确定性。

  有市场人士推断,从已知信息来看,苏宁和交易方已基本达成共识,但细节可能还未敲定。目前资金方值得期待,但不管是谁,对苏宁来说都意味着充足的资金。“资金方进来,也是看中了苏宁的投资价值,毕竟苏宁有丰富的零售渠道。”

  早在2月24日,就有消息爆出。据多方消息披露,此次苏宁易购拟出售的股权,买家来自江苏四家国资组成的联合体和一家广东国企,其中,江苏四家国企分别是江苏省国信投资集团、江苏交通控股、江苏农垦集团和南京新工投资集团。广东国企具体背景目前尚不知晓。

  上述国企计划将这些股份注入与苏宁联合成立的新产业基金。此外,这部分股权的估值范围,大约在80亿元至100亿元人民币。就上述消息的真实性,苏宁控股层面官方人士回应称,“以公告为准。”截至发稿,上述企业均未对市场公开回应其是否参与收购苏宁易购股权。

  早在2020年11月,据外媒报道,苏宁易购正在考虑出售旗下电商业务,估值约60亿美元,以缓解融资压力。随后,这一消息被苏宁易购否认。

  “张近东和苏宁集团很可能继续保持对公司的控制权,苏宁易购的战投仅作为财务投资者入股,主要目的还是给苏宁输血,缓解公司资金链压力。”浑水研究院市值研究中心何离分析称。

  有电商行业人士称,苏宁易购转让股权甚至变更控制权,或是债务风险压顶下的无奈之举。“苏宁系”的主要发债平台是苏宁电器,此次转让如果以现金形式兑付,将缓解短期内“苏宁系”的偿债压力。另有市场人士推测,“苏宁系”债务体量庞大,为避免形成系统性风险,国资后续可能还会有更多战略调整动作,而这也是张近东为何让出苏宁易购控股股东的缘由。

  多次质押股权,苏宁有多缺钱?

  苏宁控股官网显示,目前苏宁控股旗下的产业,包括苏宁易购、苏宁置业和苏宁金融三大板块。

  除以零售为主业的苏宁易购外,苏宁置业主要运营商业地产、产城小镇、住宅地产、物流地产等项目;苏宁金融则通过苏宁金服公司、苏宁银行、苏宁消费金融公司这三大主体提供金融服务。据统计,2013年至今,苏宁累计在百货、文娱、体育、地产、物流等领域的投资支出高达383亿元。机构人士称,激进扩张的资金基础,或来自大举借债。

  早在2020年8月,张近东掌握的“苏宁系”就已多次出质股权。

  2020年8月,苏宁置业曾一次性将超过11万股股权出质给一家境外公司;2020年9月至2021年1月间,苏宁置业10.27亿元注册资本被分别出质给兴业银行、淘宝、招商银行、建设银行,目前累计有10.97亿元注册资本处于质押状态,占总注册资本92.97%。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2月4日,苏宁控股集团股东张近东、张康阳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已将公司全部股权出质给阿里巴巴旗下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淘宝中国”)。同日,张近东还将其持有苏宁置业65%的股权,质押给淘宝中国。

  4天后,市场流出“苏宁资金链断裂”的传闻。消息称,巨额债券难以偿还,或将出售电商业务缓解债务危机。对此传闻,苏宁通过微博进行辟谣,称传闻内容均为不实消息。2020年12月末至今,张近东及苏宁电器分8次累计质押苏宁易购股权超过5.84亿股。

  不久前,苏宁易购发布了2020年业绩预告。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称其为“史上最大亏损”。

  该报告称,预计全年实现营收2575.62亿元至2595.6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65.8亿元至60.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5.34%~6.59%。但受益于四季度销售的提升,预计2020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转正。

  今年2月,中诚信国际发布评级报告,将苏宁易购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中诚信国际关注到,苏宁短期债务占比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且可动用货币资金对短债的覆盖能力较弱。截至2月10日,苏宁易购2021年内面临到期及回售的本金为53.59亿元;苏宁电器2021年内到期及回售公司债券本金为104.88亿元。债券集中到期及兑付压力较大。

  中诚信报告还称,2020年,在新冠疫情蔓延、居民消费增速放缓及零售市场竞争激烈背景下,苏宁线下零售板块经营承压,同时线上零售板块及物流板块费用投入加大,导致经营亏损较大;当期苏宁计提的长期资产减值准备规模较大。

  在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看来,无论是在电商、线下实体还是物流方面,苏宁一直在大幅扩张,发展也很迅速。尤其是张近东提出“智慧零售”以后,为发展线下店面收购了一堆同行剥离的所谓“优质资产”,却没有形成造血能力。“这样高速扩张的背后必然损耗掉大量的现金流。”

  值得注意的是,苏宁易购近期多次兑付债券进行减负,在最近的三个月里累计兑付了179亿元。此外,来自苏宁层面的消息称,在下沉市场,苏宁易购凭借零售云店模式正在稳步推进。2020年12月30日,苏宁零售云第8000家门店在河南省鲁山县花园路开业,至此,苏宁零售云成功在拼合县镇市场零售版图的战役中拿下“关键赛点”,全面迈向2021年突破12000家门店的战略目标。

  “老对手”再度相遇

  就在张近东新春团拜发言的前一天,苏宁的“老对手”国美刚刚立下振奋人心的新目标: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事实上,在港上市的国美零售,近期股价涨势凌厉。

  十多年前,那段轰轰烈烈的高光时刻,仍然犹言在耳:国美or苏宁,谁是“中国家电零售一哥”?

  此前几年,国内家电零售市场快速整合,国美、苏宁的竞争越发激烈。彼时,国美被视为行业“一哥”,苏宁紧随其后。行业第三、第四、第五,分别为永乐、大中、三联商社。

  此后十几年间,风起云涌的中国零售市场全面洗牌,新势力接连入场,话事人更新迭代。就连台面上的“家电零售”概念,也已被O2O、社交电商、内容电商等新词抛诸脑后。

  失去灵魂人物的国美,迅速被苏宁甩开身位。苏宁的市值在2015年6月11日这天,创下1683.33亿元的历史新高,当天收盘国美市值为313.79亿港元,不足苏宁的零头。时至今日,在港上市的国美零售市值,仍然不足苏宁易购的60%。

  在结束与国美的缠斗后,苏宁很快陷入和京东的战争中,线上线下的转型路径几度徘徊。作为苏宁易购的主要发展板块,苏宁小店曾是其重要发展方向,但随着高昂的开店成本以及不断关停的背景下,其在2019年已经出表。苏宁下一步如何“突围”,成为市场关注的话题。

  从营收来看,2019年京东、阿里、苏宁易购、国美零售的数据分别为5768.89亿、4888.98亿元、2692.29亿、594.83亿元;净利润方面,四家公司当年的数据分别是1722.09亿、121.84亿、98.43亿、-25.9亿元。

  而今,苏宁将全部股权质押给阿里,引发市场猜测苏宁的生存境况。尽管阿里层面回应称其为“企业合作”,但在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看来,此番“合作”进一步加强了阿里对苏宁的控制。从某种程度上,两者的‘合并’也会是中国商业版图的一次大换血。”

  京东当前的市值是1500多亿美元,苏宁易购总市值到2月24日仅剩652亿。机构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交易份额中,苏宁易购以5.4%排在第三位,国美以0.3%排在第七位。

  张近东的反思:

  苏宁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摄影:史小兵

  “近几年来,苏宁集团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王鹏表示,“苏宁线下网点以及电子商城的销量下滑,尤其在疫情期间下滑态势更甚。这对苏宁的业绩影响很大,苏宁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最近10年,苏宁所在的电商战场竞争异常激烈。

  一方面,苏宁受到淘宝、京东电商巨头的侵蚀;另一方面,新的购物平台不断出现,比如拼多多、盒马生鲜等大量在线购物平台诞生,苏宁小店遇到了京东小店、便利蜂。此外,美团买菜、叮咚买菜、每日优鲜以及阿里、京东都在做社区配送。

  “在多方围剿之下,它的战略性和市场占有率相对就比较低了。”王鹏对《中国企业家》称,苏宁集团投资了和他的主营业务不是强相关的领域,也给其自身经营带来影响。比如投资足球领域。“它不仅收购了江苏足球队,还收购了国际米兰,但国内中超赛场以及国际米兰俱乐部基本处于烧钱的状况,盈利能力非常低。同时,苏宁在意甲赛场花销更大。总体来说,苏宁的战略资源和战略能力没有形成一个良好的匹配,也影响了它自身的转型。”

  “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包括中国的商业市场,马太效应很严重。如果你做不到这个行业的第一、第二,那后几名即便是前五或前六,它的市场占有率、市值和流水都会很低。”王鹏称,像苏宁集团这样的公司,虽然多元化进程较快,但总体来说还是要靠商城营收来获取利润,“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要及时止损,壮士断腕。”

  2月19日,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在新春团拜会上提出,要坚定地聚焦零售发展,自上而下地聚焦主航道、主战场,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他还表示,第四个十年,苏宁“正在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但同时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2021年苏宁将大刀阔斧进行业务变革,加快开放赋能、优化线下店面结构、推动大快消供应链融合、推进物流网络的结构调整;将聚焦家电、自主产品、低效业务调整以及各类费用控制四个利润点,强化苏宁易购主站、零售云、B2B平台、猫宁四个规模增长源。

  苏宁易购处于“风口浪尖”时,苏宁退出投资的国内足球俱乐部的消息,也在坊间发酵。

  该消息称,中超卫冕冠军江苏(苏宁)队受俱乐部母公司陷入经济困境影响,面临“零转让”甚至被迫解散。该消息目前未经官方证实。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2月28日是各级职业俱乐部提交新赛季准入材料的最后期限。离俱乐部命运水落石出的时刻,只剩下三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