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绿林国际酒店欢迎您!

东莞制造业年末招工调查:订单充足工人紧缺,

时间:2020-12-02 00:00

  导读:年末招工面临的是有价无市,导致中介派遣选择性较高,谁的工厂环境好,谁出的价格更高,都有可能会选择别的企业。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陈洁,实习生吴淑萍

  编 辑丨周上祺

  图 / 新华社

  东莞,有“世界工厂”之称,在步入年末之际,很多制造业企业都出现订单增多的局面,这使年末招工成为一件难事。

  “进入年未,工厂订单增多,工人又不愿意加班。”东莞众汇家具有限公司林董事长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人手紧缺的情况下,我们有时需要招高价工,日结的那种,比普通工人贵一半。”

  另一位在东莞市主营喇叭周边配件产品的公司,在职人员有1500人左右,但也出现缺少普工的局面。“公司目前经营状况良好,订单充足,运转正常。”公司老板张强(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年底是人员返乡高发期,招工不理想,故此选择中介派遣比较多,用工成本较高。”

  由于不少工厂普工缺口明显,一些东莞打工人对薪水的期待也在提升。林俊(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目前在东莞一家电子厂工作,薪水4000元多,未来希望能够达到6000元。

  年末招工有价无市

  临近年末,东莞的制造业企业不少却正在红火的开工中。

  数据显示,今年1-9月,东莞全市外贸进出口9685.1亿元,已连续4个月实现正增长,进出口总量排名广东省第二、全国第五。9月当月,全市进出口总额增长15.8%。

  一些制造业行业更是享受着年末外贸订单的红利,以家具行业为例,尽管今年全年订单都颇为红火,但在圣诞节购物季前夕,订单仍然出现明显上升。

  林董事长所在的企业现有大概30位工人,但目前对工人需求40人,工人的缺口达到25%。

  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行业普工缺口一直不小,年末就更为突出。“招工每个行业不同,像我们家具定制行业,年轻人不愿意去做,尤其是95后的经常就做几个月,反而是一些老工人能做上十年。”

  他表示,他们给工人的工资待遇大概5000左右一个月,有社保,但遇上年末招工,尤其是距离春节只剩下1、2个月的时间,订单又旺的时候,只能招日结工,成本大约贵上50%。

  林董事长认为,相对他们小企业,大企业容易更请人,资源和财力充足,周转也更好一些。但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一家在职人员1500人的大厂,发现他们也在为招聘而挠头。

  该生产喇叭周边配件产品公司的老板张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20年年初受疫情的影响,公司在响应广东省政府开工日时,是第一批申请成开工的企业。但由于各地疫情严重,开工初期人员无法到岗,最后选择了中介公司派遣,单价高达23元/小时。

  而除了年初的用工难题之外,临近年底,公司也出现一定人员缺口,大约需要几十位到百位左右工人。“年底也是人员返乡高发期,招工不理想,故此选择中介派遣比较多。”他表示,这样成本也会上升。

  张强表示,现在招工面临的问题是有价无市,很多企业都是存在普工短缺,导致中介派遣选择性较高,谁的工厂环境好,谁出的价格更高,都有可能会选择别的企业。

  “预估2021年节后,随着美国大选的落幕,国际市场整体会好转,也给各个企业订单带来利好,所以企业会发生井喷式的缺工。另外,加之春节很多人不会那么快返岗找工作,市场上企业招聘的多,这也给求职者更多的选择性。”他表示。

  据海关总署广东分署统计,1-10月,广东省外贸进出口5.6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6%,占全国外贸总值的21.9%。其中,民营企业进出口已连续6个月保持增长,占广东进出口总值的55.2%,占比较去年同期提升4.2个百分点。

  中山大学教授林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第三季度以后,不少制造业企业的订单开始增多。一方面是因为四季度是传统的消费旺季,另一方面欧美又出现一定程度的消费复苏,加上圣诞节、感恩节的订单,因此部分制造业行业缺工。

  另一方面,现在全球一些地方的疫情仍然严重,和疫情相关的产品,包括防护服、口罩、呼吸机等,中国很多企业是有较高的生产能力的,加上疫情也导致部分海外订单转移到国内尤其是珠三角地区生产,很多企业订单都接不完,导致对工人的需求提升。

  “招工难”不等于“找工易”

  东莞就是如此。根据东莞对外披露的数据,8月份以来,东莞总体用工数量保持在500万以上,接近去年同期水平,10月底实名制就业登记503.45万人;10月份,定点监测企业求人倍率(需求数与求职数之比)1.15,从岗位需求人数和应聘人数之比来看,市场供求较为稳定。

  不仅仅是东莞,另一制造业大市中山在11月1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截至第三季度末,中山企业用工需求已恢复去年同期水平,而在供应端,求职市场也正加快回暖。

  数据显示,中山市第三季度市场用工需求约为9.25万人次,进场求职约为7.2万人次,求人倍率1.29,人力资源市场供求总体有所上升。其中,制造业用工需求量最大,达5.24万人次,占总用工需求的56.6%,用工需求环比增长11.6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年末换工作或者找工作的东莞“打工人”后发现,确实出现了较多的招聘需求,但是工人仍然感觉找到心仪的工作并不容易。

  刚刚换工作的林俊就是如此。他表示,刚来东莞打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先在一家五金厂打工,一年之后换了一份玩具厂的工作,今年刚刚进了一家电子厂工作,目前五金、电子、玩具厂基本流程工艺都了解。“我原来收入3000多元,现在工资4000多了,未来期待6000多的工资。”他说。

  而一些工人如果不能找到满意的工作,则宁可先做临时工。比如,徐涛(化名)在4、5年前来东莞工作,一开始是在洗车店工作,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000元。他上一份工作干了3年时间,每个月收入5000元,但他感觉收入不高,因此在年前离职。目前,他正在找临时工工作,比如帮人分拣快递之类的。

  但林俊认为,不要做临时工,他一直认为应该去找长期的工作,可以学技术。对于未来,他期望自己能不断升值,可以提升为一家工厂的管理者。

  有分析人士指出,对广大“打工人”来说,企业的招工难并不意味着容易找工作,尤其是找到一份心仪的工作,需要不断的提升“内功”,无论是管理还是技能。

  以东莞为例,在2018年提出提出打造“技能人才之都”之后,距离2021年实现“十百千万百万”的目标已经越来越近。“十”是指技术工人的比例提升10%以上;“百”是指开发认定100个技能培训规范标准,建设100个“技师工作站”;“千”是指向社会提供1000门以上培训课程;“万”是指培养1万名国际化技能人才,引进培养1万名急需紧缺“工匠精英”,推动100万人提升技能学历素质。

  今年截止9月份,东莞年度标准开发、认证及评审等相关工作进展顺利,目前已开发认定了第一批职业技能培训标准52个,其中机械模具制造业17个,智能制造8个,现代服务业8个,电子电器通讯7个,传统制造业6个,营销管理文化6个。

  另外,东莞还提出,2020年全年总任务是完成30万人学历技能素质提升、新增技术工人15万人,加之2018、2019已完成培训任务,预计将累计完成100万劳动力学历技能素质提升。

  本期编辑 陈思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