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绿林国际酒店欢迎您!

直面“历史孽债”?英国开始普查奴隶制相关历

时间:2020-06-17 21:21

“我希望我的孩子们在学校里能通过历史教科书了解全部真相, 其中一些内容肯定会让他们感到不适,我希望孩子们能够知道大英帝国为什么如此伟大,因为它曾经奴役了数百万人。”——西蒙·沃利

6月9日,英国政府种族问题顾问,一生为英国黑人人权和黑人参政奔走的上议院黑人议员西蒙·沃利(SIMON WOOLEY)男爵,在接受BBC直播访问时说下上述那段话。当天,伦敦泰晤士河岸边的港区博物馆前,19世纪著名的牙买加制糖大王兼奴隶主、罗伯特·米利甘的雕像被管理机构和地方政府用起重机移走,转移过程中,旁观人群不断鼓掌欢呼。

这不是近期第一个被驱逐的雕像,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上周日(6日),抗议民众在布里斯托推倒英国最大的奴隶贩子爱德华·柯尔斯顿的雕像,并把它扔到海水里;伦敦威斯敏斯特议会广场前的丘吉尔雕像被涂鸦污损并打上“种族主义者”的标签。9日,在利兹,大英帝国殖民统治全盛时期的维多利亚女王雕像被抗议者涂鸦破坏。同日,在牛津大学,数千抗议者在罗德雕像前静坐示威。

△利兹:维多利亚女王雕像四周被破坏污损。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时期,大英帝国统治全球四分之一的人口。

保守党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和内政大臣普丽堤·帕特尔把推倒雕像的民众称作“暴徒”,而在布里斯托和伦敦,两地的黑人和印巴裔市长都公开支持民众的行动。其中,布里斯托黑人市长马文·里斯说,英国领导人应该倾听和理解民意,而不是片面地把他们称作“暴徒”。

本周,全英一共有25个城市接力举行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聚焦当地的殖民历史遗迹,特别是有奴隶贸易有关的贩奴蓄奴历史人物,成为抗议者的发力点。

全英范围内,工党主政的近130地方政府近日表示,将在所辖区域范内,全面普查与奴隶贩子和殖民统治者有关的历史雕像和遗迹。这其中就包括伦敦和曼彻斯特两大城市。

布里斯托市政府表示,他们将把群众扔到海港里的柯尔斯顿雕像打捞上来,把它送进博物馆里去,在那里,他作为大英帝国时期皇家非洲公司主管,参与跨大西洋奴隶买卖,直接贩卖84000个奴隶的史迹将有专门介绍。

这也许是一个变革的时刻,一个历史转折点。经历一百多年的时代洗礼,这些曾经安然无恙的奴隶主雕像如今面临被驱逐的命运。他们的“丰功伟绩”被揭穿,人们再也无法容忍他们站在城市的中心和显眼角落,彰显他们那可耻的历史地位。

以伦敦被移走的雕像主人罗伯特·米立根为例,他出生在牙买加,在牙买加拥有两座甘蔗种植园,拥有526名奴隶劳工。他后来定居伦敦,为了保障从殖民地进口的棕糖和其他货物不被偷窃,在泰晤士河岸兴建了新的港坞,在他的雕像基座上写着“这是一个天才的、不屈不挠的,对于这个港区建设贡献卓著的人”。

这座雕像的所有者伦敦运河和河流信托基金会表示,附近的社区已经难以容忍这座雕像,它令人感到耻辱。

伦敦市长萨迪克·汗连日来不断呼吁:伦敦必须直面历史上与贩奴贸易有关的残酷真相,“我们必须根除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我已经责成市政厅官员与警方和社区团体一道,制定一项紧急的行动计划。提高民众对我们的信任,实施问责制,增加这一过程中的透明度。”

在上周末的反种族歧视抗议中,伦敦一地有13万民众参加,135人被捕,35名警察受伤。在本周,英国至少有25个城市举行同类主题的抗议活动。

而即将到来的这个周六,知名极右翼组织头目汤姆·罗宾逊发动各地支持者到首都声援。其中名为“民主足球联盟”的右翼组织将召集来自桑德兰、约克郡、西米德兰,以及东安格利亚等地的支持者到伦敦集结,以保护一些战争纪念碑和有争议的历史人物雕像为名,举行针对反种族歧视者的对抗性示威。

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在实际面对不同方面的较量和角斗时,都面临着相当大的挑战。

在现实中,英国黑人遭遇的歧视和压迫与美国一样显著:根据英国内政部的统计,2017-18年,黑人在街头遭受盘查和搜身检查的机率是白人的9.5倍。黑人嫌疑人遭遇警方出警处置的机率是白人的4倍。在新冠疫情期间,黑人因违反防疫规定而遭受罚款的机率也是白人的2倍多。然而,英国民众这次在参加反种族歧视抗议时,并没有仅仅局限于现实,英国学者和活动人士指出,大英帝国的财富和繁荣,建立在奴隶贸易和殖民扩张的基础上,这一点,在英国的历史教科书中,并没有深入的介绍。

大英帝国作为主力参与的奴隶贸易和殖民罪恶,从未像纳粹法西斯和日本军国主义那样,在历史中得到彻底的公开的清算。

就像一座沉寂多时的火山突然喷发了一样,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蔓延到英国后,搅动了历史的泥浆。许多在英国主流媒体工作的非洲裔和少数族裔记者编辑,推动了舆论。

英国独立电视台新闻主持人莎莱娜-怀特说:“有些人对奴隶主的爱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声称,这些白人的雕像提醒我们,英国有了不起的历史,而实际上它们让我们想起的是,赤裸的死去的黑人的尸体,是手铐、强奸和酷刑的疤痕,还有他们对我们的种种洗脑式教育。”

一个网友跟帖评论:“很难相信直到今天,这些奴隶贩子的雕像仍然趾高气扬地立在那里,他们应该扔到属于它们的某些地方,就像当年死去的奴隶被扔进大海里一样。”

英国工党前领导人杰里米·科宾在脸书发表文章,公开支持全民反省英国历史上的贩奴贸易和殖民罪恶。他说: 英国是贩奴贸易和奴隶制的主要参与者。英国每一个城市的财富积累,几乎都建立在奴隶贸易的血泪上,特别是与甘蔗种植相关的制糖等贸易上。

科尔宾特别指出:英国在1833年彻底废除奴隶制,并用纳税人的钱赔偿前奴隶主的损失,这比数额巨大的针对奴隶主的赔偿直到5年前(2015年)才全部偿清!

在推特上,科尔宾还大声疾呼,有关英国贩奴贸易和殖民的全部历史,应该进入历史教科书!

英国在1807年废除了奴隶贸易,但是实质的奴隶制还在国内延续,直到1833年才被议会彻底终止。当年,英国议会决定用纳税人的钱赔偿那些失去奴隶的奴隶主,一共有3000多名奴隶主领取了大约2000万英镑的赔偿,合今天币值18亿英镑。

要求补偿的奴隶主们不仅来自于英国四大奴隶贸易集中地:伦敦、利物浦、格拉斯哥和布里斯托,也来自境内几乎每个地方。伦敦大学学院后来正是根据相关奴隶主领取废奴补偿的历史资料,进行了有关英国奴隶制的历史研究。

英国现有多少和奴隶贸易有关的文物遗迹?130个工党治下的地方政府正就此展开调查。未来会有更新的统计数据,而事实上,过去几十年,相关研究一直在学术界展开。

2013年2月,伦敦大学学院UCL在经过3年研究后,第一次发布有关奴隶主的网络数据库,英国人可上网查询自己的家族是否和奴隶主有牵连。根据他们的研究,英国文学家小说《1984》的作者乔治·奥威尔就是奴隶主的后代,他的曾曾祖父查尔斯·布莱尔拥有218个奴隶。

在UCL的网页上,一个地图显示了当年部分奴隶主生活的地点和相关历史遗迹。在伦敦一地,奴隶主留下的建筑物遗迹有1300多个,而在加勒比地区的牙买加和格林纳达,凡是适宜人类居住和耕种的土地,几乎都被当时的英国奴隶主给占满了。

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发现,当年,英国境内的奴隶主至少有20000多个,主持这项研究的伦敦大学学院教授凯瑟琳·霍尔2013年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说:“奴隶制在英国的传统历史中已被遗忘。人们记住的是(光荣的那一部分)废除奴隶贸易,而不是(黑暗的那一部分)奴隶贸易。而且,许多人根本不知道,英国的殖民历史与奴隶制有关。”

目前这一研究依然在进行之中。在项目的前两个阶段,大多数研究都围绕奴隶主展开,他们的财富、社会影响力、对大英帝国的贡献被记得清清楚楚;但是那些被迫害和压迫的数以百万的奴隶们,他们的个人遭遇却鲜有记载,在史书上留下了巨大的空白。了解英国奴隶制当中受奴役的人们的实际遭遇,对于研究者是一项巨大挑战。

英国作为贩奴贸易和殖民掠夺的原点,如何对待这些污点文物和遗迹,也将产生世界范围内的影响,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时期,1857年印度人民大起义被镇压后,大英帝国曾经向印度殖民地送去了50个维多利亚女王雕像,用来彰显帝国的权威。至今,一些雕像仍然保留加尔各答等城市的中心地带。也有一些雕像遭到民众的抵制和破坏。

英国自己的教科书对于并不久远的历史讳莫如深,但是世人皆知,大英帝国的发展史,充斥着人权践踏,生命的剥夺,残酷的掠夺和奴役,如果英国能够为历史中的贩奴贸易和殖民罪恶深刻忏悔,那么必将有助于在现实中铲除种族歧视和不平等的根源。(总台记者 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