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绿林国际酒店欢迎您!

唯有淡定心境方能感悟山林之美

时间:2020-06-16 11:40

去年小区里种的树还仿佛树苗一般,今年就疯长,高出了许多。到附近的林子里走,小径被浓草挤压越显得窄,而头上树木合拱,遮天蔽日。当冬天的时候,枝丫单薄,视线望出去,能看到很远。而现在,在茂密的树林里,觉得距小区、距楼房,乃至距人类社会都那么遥远,很象在原始森林,似乎与世隔绝。

植物种类繁多,叶片有多种形状。奇怪的是每一种植物的叶片都有自己独特的特征,这就是叶片排列的规律和数目,让人惊叹大自然的伟大和神奇。有的新枝长得长长的,旁边会暂时来不及生出叶子,待到枝杆长到一定长度,那叶子就逐渐布满,仿佛人的骨头上生出丰满的肉。丰腴的腰肢代表着健康和妩媚,而丰腴的枝叶也代表着旺盛和峻茂。

有时候会有一个人或两个人,从小径那边走过来,沉默着,步履不急不徐,两人一侧肩,无言而过。这都是喜欢山林里漫步的人,一则喜幽静,一则喜健身。有时会有吹萨克斯的人,带个音箱,在密林深处,吹奏出悠扬的声音。林中也会偶有一片空地,是某人开辟出来,弄得极平整,草木不生。间或有人,或许是个老年人,带个小凳,在这里坐着,无言的仰首望天,不知思考什么。而我在林中行走,的确思考了许多人生和宇宙的道理。想着“采菊东篱下,悠然望南山”达观超脱的陶渊明,以及他早年“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的强烈对比。

有几种鸟鸣,在别处是听不到的。我们一般听到的,都是那种啾啾啾、清脆、连贯、年轻的声音,而这里会有一些沧桑的仿佛老人嗓音的啼鸣:呼噜呼噜的老态龙钟的声音,或是沧桑悲凉的吟叫。也有一些壮年的嘹亮的仿佛仙鹤的长鸣,还有类似“不古”的声音,这很可能是布谷鸟了。有时一只大鸟振翅遄飞,尾翼很长,一瞬间又隐到密叶里。这种鸟很少公开露面,只是受惊于人,乍现真身。到夜幕降临,还会有一种难见的大鸟,形状怪异,悄无声息,在空中结队而飞,呈现出阴森森的氛围。

我非常喜欢这浓浓的绿意及背后洋溢的勃勃生机,这是生命的力量的礼赞。忽然想起了中学时学过的课文《白杨礼赞》,想起了茅盾对白杨树旺盛生命力的赞美,以及由此引申对人的不屈不挠精神的颂歌。举凡天地之间,生命是最宝贵的。如这野草和树木,无人浇水侍弄,无墙、棚遮挡风雨,但它们茁壮、野性、自由、奔放。它们会在地面葡匐蔓延,横向滋生,无拘无束。它们的根会在土里甚至石头间钻探,屈曲掘进,把根扎得深而牢,从地底深处吸取滋养。它们向高处去争夺阳光,在立体的八方烂漫生长,把一切空间都填补的没有缝隙。

狂风可能会使个别的枝杈折断,但整体树林并不受丝毫影响。滂沱大雨会逞上苍雷霆之怒,可是森林依然屹立不倒。大雪覆盖的日子,叶子没了,可是枝干仍然坚挺。它们隐忍坚决,意志坚强,在沉默中期待下一个春天卷土重来。它们从不向人类索取,却为人类提供荫凉、氧气、木材以及风景和想象的空间。但是不文明的人会向树林深处扔垃圾,也有人开辟一段地儿自顾自种蔬菜。与博大顽强历经沧桑的草木相比,那些投机取巧的人们更象长不大却贪婪的婴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