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绿林国际酒店欢迎您!

足协联赛第三方案:6月底中超不开 取消中超升降

时间:2020-05-15 10:07

记者陈永报道5月7日晚,中国主席陈戌源接受了央视《新闻1+1》节目的采访,在全程近30分钟的连线中,陈戌源全面介绍了中国足球目前的情况:包括足协当前的工作、国足及女足备战、启动及赛制、中超二队及国青队参加、职业俱乐部降薪、职业联盟、联赛去泡沫化等问题。同时,他也谈及了这段时间对中国足球的思考,认为青训是重中之重。

此次连线采访可谓全程高能无尿点,而陈戌源的表述也多是针对问题的直接回答,这让外界对2020赛季的中国足球有了一个全面的预期。本文整理了陈戌源采访内容全文(有删减、重新调整了顺序),并对其中一些引发球迷媒体广泛关注的热点话题进行了解读。

“关于中超联赛,中国足协不断地在优化、比较方案,也不断和俱乐部沟通,目标就是,一旦满足疫情防控要求,积极争取早日开展联赛。根据目前的时间来看,和过去以往的联赛相比肯定会有调整,我们也做了三个方案:第一套是完整的方案,第二套方案就是6月底到12月底的方案,如果6月底仍旧无法开赛还要推迟,就还有第三套方案。”

“假定6月下旬开始,到12月中旬结束,必须留给国家队4场比赛一个月的备战和比赛时间,以及亚冠一个月的时间,这样留给联赛的只有4个月的时间,这还只是联赛,还不包括足协杯。在4个月的时间内完整地完成联赛简直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会有比较大的调整,比如按照联赛排名分成AB两个组,然后第二阶段是淘汰赛。分组当中打出四强,然后前八强去打争冠赛,后八强去打保级赛。”

按照目前的情况看,中国足协主推的恐怕就是第二套方案,也就是AB分组方案了,而且这个方案是按照6月底开赛的情况制定的。在6月底之前开赛,可能性微乎其微,也就是说,第一套方案即按照原计划进行完整赛制的方案,几乎没有实施的可能。

那么第三套方案又是什么呢?此次采访之中,陈戌源并未透露,而记者了解到的情况表明,如果在6月底都无法开启联赛,那么2020赛季的联赛恐怕就不能成为正常的联赛了,届时足协可能会取消升降级。

回到陈戌源重点提及的第二套方案,也就是外界关注的分组对决,然后进行第二阶段交叉淘汰的赛制,其中如何对中超16强合理分区,是最大焦点。可行的方案其实不外乎以下几种:

一、ABABABAB的排列方式:即上赛季的第1名、第3名、第5名、第7名……第15名八支球队分在A组;而第2名、第4名、第6名、第8名……第16名分在B组;

二、ABBAABBA的排列方式:即第1名、第4名、第5名、第8名、第9名、第12名、第13名、第16名8支球队分在A组,其余8队分组B组——这也是国际体育赛事分组的一个常用方案。

四、第1名和第2名落位之后,随后第3、4名,第5、6名……第15、16名,两两抽签,分别落位AB组。

此外,陈戌源提及的另外一个细节同样值得注意:联赛很可能在外援外教没有到齐的情况下开始——这种情况如果按照原有外援政策,部分一名外援都没回归的球队将非常悲惨。

折中的方案包括:前期设定2个外援上场名额;或者对阵双方“向低看齐”,即对阵双方以外援少的球队作为标准使用外援名额,而这个外援少自然是指已经入境且解除隔离的即计算外援名额,而非因为个人伤病、技战术选择等问题无法出场的外援。然后等到入境限制解除,且给出2到3周的过渡期之后,联赛可以重新恢复到原有的外援政策。

当然,关于是否应该在外援问题上版本临时的新规,争议非常大。因为客观困难的存在,不管足协最终做出任何选择,绝对的公平都难以实现。

不管怎么说,在特殊时期,联赛如果能够启动,就是最大的胜利,因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此外,需要强调的是,这样的分组赛制,仅仅是今年特殊情况的产物,未来会恢复正常赛制。

“中超,,中乙俱乐部,不同程度上都出现了经营的困难,我到了足协以后,也一直在强调,要有一个健康的职业联赛,没有健康的职业联赛是不可持续的,而健康的职业联赛首先是财务平衡和健康。可以说,目前中超、中甲和中乙几乎都没有盈利的,我们要在政策上、规则上去帮扶俱乐部,去尽量减少俱乐部的基本的投入,尽量减少俱乐部在其他方面的额外开支。”

“应俱乐部的要求,中国足协这两天会出台中超、中甲和中乙的临时性降薪倡议书,从3月1日起,到联赛开始为止,期间降薪幅度在30%到50%,然后由俱乐部和球员协商敲定。”

“为什么到现在才出台呢?是因为我们和国际足联进行了深入的沟通,我们对外援也会降薪,否则就是不公平的,如果外援有不同意见,要到国际足联去打官司,国际足联会支持我们的,国际足联认为我们提出的降薪是符合现实情况的。”

早在足协发布公告称“合理降薪成为共识”之时,关于中超降薪的一大担忧便是能否实现外援与本土球员的一视同仁,外援如果提出反对应该如何解决?

作为在同一联赛效力的球员,本土球员和外援同步降薪,自然是合理公平的意见。而此次中国足协在这方面与国际足联进行了充分沟通,避免后期可能出现的纠纷,也显示了足协的严谨性提升。

事实上,即便是按照陈戌源所说的降薪最高幅度50%,以4个月计算(3月1日到6月底),在全年来说,其实整体降薪幅度也只有16.7%,降幅并不算难以接受。

当然,在这里,记者仍旧建议对年收入在50万(或者评估出另一合理标准值)以下的球员免于降薪,而这需要看中国足协最终的指导意见。

“职业联盟本应该在去年完成的,开始我也当过职业联盟筹备组组长,我们最初的设想是职业联盟是一个企业组织,主要负责中超的工作,后期我们认真学习了中央的50条,中央50条说的非常清楚,职业联盟就是社团法人,应该统筹管理中超、中甲和中乙,后期,我们按照这个思路,对原来的职业联盟的思路进行了调整。”

“到目前为止,我可以说,职业联盟已经进入到最后的尾声了,章程基本上确定了,最多一两个月的时间,职业联盟就可以顺利成立了。”

“此前有传言说足协不放手,这是不对的,中国足协会应放尽放,未来我们就是服务和监管。有关俱乐部尽管放心,我们不会把这个权力拿在手中,有关职业联赛的市场、赛程赛制、裁判等,都要交给职业联盟去管理,中国足协最好的境界,就是让全社会的力量帮助中国足球发展。”

职业联盟一直是中超俱乐部反响较大的一个事情,此前更是有12家俱乐部联合署名,富力公开发难。

陈戌源详细介绍了职业联盟的思路转变,同时也做出了承诺,中国足协不会把这个权力拿在手中,按照陈戌源的表态,职业联盟顺利成立应该是可以预期的。

“这段时间我们重点研究了中超预备队(中超二队、中超U23队)打中乙的问题,预备队联赛普遍反映效果不好,质量也不高,所以我们提出来,中超的预备队去打乙级联赛,这对提高乙级联赛的观赏性,对提高中超预备队队员的能力,都是有帮助的。这个事情听取了绝大部分俱乐部的意见,绝大部分俱乐部都愿意参加乙级联赛,所以这个事情基本定了。”

“国青队参加乙级联赛,对国青队的成长也是很有帮助的,他们担负着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任务,存在着比赛少、比赛质量不高的问题,也从这个角度考虑,我们也提出国青队打乙级联赛。”

“总体上来讲,这些队伍参加乙级联赛,都要积分,但原则上不会参与(中甲)升降级。”

“这段时间我们重点研究了中超预备队(中超二队、中超U23队)打中乙的问题,预备队联赛普遍反映效果不好,质量也不高,所以我们提出来,中超的预备队去打乙级联赛,这对提高乙级联赛的观赏性,对提高中超预备队队员的能力,都是有帮助的。这个事情听取了绝大部分俱乐部的意见,绝大部分俱乐部都愿意参加乙级联赛,所以这个事情基本定了。”

“国青队参加乙级联赛,对国青队的成长也是很有帮助的,他们担负着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任务,存在着比赛少、比赛质量不高的问题,也从这个角度考虑,我们也提出国青队打乙级联赛。”

“总体上来讲,这些队伍参加乙级联赛,都要积分,但原则上不会参与(中甲)升降级。”

就在陈戌源接受央视访问的当天,有中乙俱乐部发表公开信,对足协没有和中乙俱乐部充分沟通,以及中超U23球队和国青队参加中乙提出了意见。记者了解到,几家俱乐部清晰表达了反对,但因为绝大部分俱乐部持观望或其他态度,所以这份公开信并没有签名。

对于新赛季的中乙改制,记者也列出了以下几点看法:首先,出台最新政策未与中乙俱乐部进行充分沟通,对原有的中乙俱乐部和那些维持俱乐部健康运转的投资人而言肯定缺乏尊重,也是不可取的。

其次,记者仍然建议控制中超U23队+U19国青队的数量,最佳比例应该维持在20%,最高也不宜高于25%。中乙归根结底是属于中乙俱乐部的联赛,中超U23队和国青目前只是客串,不应该反客为主;

最后,足协需要充分认识到中乙的生存困境,拿出切实的措施,至少尽快放宽准入,尤其是尽快放缓或取消中乙准入中的梯队要求——这样的减负将大大提高中乙俱乐部的生存能力,也更利于盘活中乙市场。足协此前也表达了类似的意见,既然有了想法,就应该赶紧落实,尽早让中乙俱乐部和中乙投资人都能够安心。